boss有疾:萌妻,来伺候

时间:2017-01-17 15:36点击:
  
李牧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,里面的心脏反常的兴奋跳动着。
 
    衔尾蛇内的泰坦暴龙数量稀少,被制成超能力药剂的便更少了。他的泰坦暴龙能力药剂是从纳帕手上抢来的,与乌姆拉源自同一头泰坦暴龙并不奇怪。
 
    “既然这么想要我的心脏,那你便来抢好了!”
 
    他的脸像石头一般紧绷着,掌中长剑一竖,开启了沸血狂暴。
 
    “喝!”
 
    李牧低喝了一声,便启动了狂热冲锋,向前冲锋而去。风呼啸着扑面而来,他的双眼却炯炯有神的睁着,直盯着站立不动的乌姆拉。
 
    这名被泰坦暴龙夺舍的壮汉,不闪不避,冷漠的金色瞳孔与李牧对视着,好像准备硬接李牧的刺击。
 
    李牧的心中燃气一道怒火,他将手中的剑放平,面对生命力强大的敌人,即使砍杀十数剑,也不如贯穿心脏一剑。
 
    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流光,直刺乌姆拉的脖颈。
 
    面对直刺而来的剑尖,乌姆拉只是竖起一只手臂,挡在了身前,仿佛刺过来的只是一根树枝一般。
 
    锐利的长剑刺在了手臂上,仿佛刺入一块铁锭,剑尖稍稍刺入一点,便无以为继。灵能亲和皮肤,让他的表皮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多。
 
    一滴金色的鲜血从伤口上涌出,沿着手臂滚落。乌姆拉手指一点,按住了那滴鲜血,放进了嘴里。
 
    “居然被这样的牙签刺穿,这具身体还真是孱弱的可悲。”
 
    乌姆拉用手臂上的肌肉夹住剑尖,将头伸向李牧,一张大嘴喷着燥热的气息。
 
    “我闻到了那些细胞的味道,它们应该是布里吉那个家伙当年从我的心脏里抽出去的。杀你了之后,我就要去找那个老家伙的麻烦!”
 
    乌姆拉的话音未落,背上的脊椎便像蛇一样弓着,拉动着背部的筋膜与肌肉群节节贯通,金鳞之下仿佛有蛇群在窜动。巨大的力量扯动着他钢鞭的一般的长尾甩动,抽爆了空气。向着李牧横甩而来。
 
    他要李牧做一个选择,是弃剑还是腰斩。
 
    李牧双目怒张,与乌姆拉对视着,仿佛即将被抽为两段的不是自己。
 
    他手中长剑的剑刃与剑尖突然绽放出明亮的光芒。一道锋锐剑气利啸着从剑上喷薄而出。
 
    “外罡剑气!”
 
    激荡的剑气斩击在了乌姆拉的身上,扩大了剑尖的创口,李牧直接借着剑气的反推力飞速后退,让那条恐怖的长尾甩空。
 
    耀眼的剑气余势不止,就像一把利斧。劈开了阎摩的皮肤,斩入肌肉之中,再无奈的缓缓消失。
 
    乌姆拉的身上出现了一道竖直的伤口,从额头衍伸到腹部。伤口像嘴一般张合着,露出里面粉色的肌肉。无数血管被切断,血液像喷泉一般从伤口涌了出来。
 
    外罡剑气虽然比起斩断麦杜丽时衰弱了许多,但因为距离极近,依旧重创到了托大的乌姆拉。
 
    李牧深吸了一口气,即使重来一次,他也无法保证能像这样精确的把握时机。而且仅仅就这么一道剑气。他的龙虎罡煞等级又降了一级。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乌姆拉怒吼着,伤口处的肌肉蠕动着,强行闭合住了伤口止血。只有右臂之上被剑气剜掉了一大块肉,无法愈合。
 
    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李牧,残酷的本性冲垮了理智。
 
    “人类,记住杀掉你的人名字叫做图里宜琛比。”
 
    他说着,就要向着李牧飞扑而来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一道金色的火光突然呼啸而来,化为了团高温火云,直接将图里宜琛比笼罩其中。
 
    安森显然拼了老命。压榨出了所有的潜力。火焰的威力十分的恐怖,焰心甚至呈现了一种恐怖的金白色,外火窜到五六米高,将空气都灼烧的扭曲变形。地面的砂石与花岗岩也被火焰烧的红热。甚至融化成了岩浆。
 
    在这惊人的温度之下,连钢铁也要熔化为液体。
 
    “吼!”
 
    一声苍茫且充满了痛苦的龙啸声从火焰深处响起,啸声带来的超压气浪呼啸着排开了汹涌的火焰,强行在最中心制造了一片真空地带。
 
    火焰被吹成了四散的火星,仿佛灿烂的烟花。
 
    图里宜琛比站在了火红的地面上,皮肤上布满了烫伤与焦痕。没有一处好肉,连皮下的肌肉都被炙烤成了炭块。他的灵能亲和皮肤能大幅度的提高对灵能的抗性,但太阳金鸟的火焰肯定不包含在其中。
 
    一块块的死亡组织从他的躯体上掉落下来,粘液覆盖下的新组织迅速增殖填补空缺。
 
    他凭借着泰坦暴龙强壮的体魄活了下来。正依靠消耗大量能量提高身体愈合速度,这将严重拖慢他改造身体的速度,甚至连实力都要跌落一大截,将无法再到达第三能级巅峰。
 
    无数火星如同漩涡一般旋转着,在李牧的身边汇聚成了安森的模样。只是现在他现在的脸色苍白的可怕,仿佛受了什么致命的重创一般。
 
    他的五脏六腑已经移位了,那是他强行使用灵能投影,又数次被打散身体之后的副作用。
 
    “龙虎派的余孽。”他看了一眼李牧,将手竖成掌,刺穿了自己的胸膛,从里面抓出了一团血液,扔给了李牧:“这是太阳金鸟的真血,送给你了。”
 
    李牧一把抓住了那团血液,皱着眉头观察着。这团鲜血十分的粘稠,仿佛果冻一般。它的温度不低,甚至有些烫手。
 
    【太阳金鸟干细胞:制作超能力药剂的主材料】
 
    “记得不要在中州使用那些龙虎派的道术,不然那些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的。”
 
    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;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安森对着李牧忠告道。
 
    他的脸上一阵苍白,仿佛说出这几句话便消耗掉了他的所有体力。
 
    “真可惜,你若不是龙虎派的余孽,就可以把我的尸体送回山门了。真想安葬在师父门前的那棵梨树之下。”
 
    他渐渐失去活力的双眼之中,充满了缅怀之情。
 
    李牧看着安森,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,仿佛被安森的言语感动了。
 
    突然他一把抓起那团鲜血。有数道纤细的电弧从掌心冒出,将它包裹在其中。电弧击打着血团,甚至将它染成了紫白色。只有疯子才会这么做,这简直是在摧毁这团珍贵无比的鲜血。
 
    “你在干什么?!”
 
    安森仿佛见到了什么十分恐怖的事。简直要跳起来一般,面容扭曲的可怕,死死的盯着那团鲜血。他的身体一阵波动,就要向着李牧扑来,夺回那团鲜血。
 
    李牧开启了狂热冲锋。迅速的拉远了与安森的距离,避过了他的扑击。
 
    “我不相信你,一个办公室里收集着无数器官组织的人,会在临时之前作出如此大公无私的举动。”
 
    李牧对着安森冷声说道。早在地下实验室的监控室里,他便看到了安森办公室里那些诡异的收藏品,知道这个监狱长无比残酷阴暗的性格。他相信可以有人会在死前幡然悔悟,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安森。
 
    “果然,看你的表情和举动,我的猜测是对的。这团血液里有不仅仅是太阳金鸟的干细胞,还藏着你的一大部分意志吧。不然,仅仅是一次灵能投影,和几次身躯被打散,是不会让你衰弱成这样的。”
 
    李牧面色冰冷,加大了掌心雷的灵能供给。电弧击打的血液仿佛沸腾了起来,不断的有气泡从里面冒出,那是被电弧击散之后的安森灵魂。
 
    “如果我兴冲冲的将它打进体内,恐怕没过多久就会被你鸠占鹊巢。比较我无论如何,也斗不过你第二能级的意志。吞噬了我的记忆之后,连求之不得的龙虎派传承。也被你轻而易举的得到了,真是好算计。”
 
    他不直接逃跑,反而拼死爆发潜力灼伤了图里宜琛比,做出这种舍己为人的事。恐怕也是为了能让李牧。这具他预定下来的身躯能够安全的从图里宜琛比手下离开。如此苦心孤诣,也称得上一句用心良苦。
 
    “想来,你强行使用灵能投影的时候,就安排好了这个计划吧。不然,无法解释像你这样阴翳精明的人,会被复仇的欲望冲昏了头脑。你那时候就已经准备着抛弃原来的身体了吧。既然已经准备抛弃身体。那么用一下会扭曲身体结构的灵能投影,也解释的通了。”
 
    李牧层层的剥开了安森的算计。他掌心的那团鲜血,开始逐渐平静了下来,原本的颜色,也由暗红色变成了一种澄清的血红色,甚至有一条条金线附着在上面。只是体积小了不少,由拳头大缩水到了鸡蛋大小。
 
    随着血团变得纯净,温度徒然升高,甚至到了要烫伤李牧手掌的地步。
 
    安森看着那团鲜血,汗水不断的从身上涌出,仿佛一个溺了水的人一般,原本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,也变成了乱糟糟的一团,黏在了身上。
 
    到了此刻,他的脸才是真正的平静了下来,与那些静待死亡来临的绝症患者没有什么两样。
 
    “桀桀,你还少算了一条,你知道那些议会的老头在这块地方投进了多少的资源和心力么。你知道他们对所谓的长生不死药是有多病态的渴求么。现在,这里毁了,我在中州就会成为比还要人憎鬼厌的存在。即使是死亡也是一种奢求。只有彻底改头换面才能躲过他们的追杀,这才是我盯上你的最主要的原因。”
 
    安森看着昏暗的天空,绝望的笑着,现在,他是真的就要死了。
 
    突然一张布满了利齿的大嘴出现在他的身前,一口都没嚼,便将他吞入了腹中。
 
    图里宜琛比打了一个饱嗝,从嘴里呼出一口热气。现在的他活像一头缩水过的泰坦暴龙。脑袋与脖颈比起那头未成年泰坦暴龙要更加的结实粗壮。下颚与眉骨上,长出了众多狰狞的倒刺。层层叠叠的鳞片呈现一种瑰丽的暗金色。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汇发娱乐官网